1. <ins id='7lv1d'></ins><fieldset id='7lv1d'></fieldset>
      <span id='7lv1d'></span>
      <i id='7lv1d'></i>
      <dl id='7lv1d'></dl>

    2. <tr id='7lv1d'><strong id='7lv1d'></strong><small id='7lv1d'></small><button id='7lv1d'></button><li id='7lv1d'><noscript id='7lv1d'><big id='7lv1d'></big><dt id='7lv1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lv1d'><table id='7lv1d'><blockquote id='7lv1d'><tbody id='7lv1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lv1d'></u><kbd id='7lv1d'><kbd id='7lv1d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7lv1d'><em id='7lv1d'></em><td id='7lv1d'><div id='7lv1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lv1d'><big id='7lv1d'><big id='7lv1d'></big><legend id='7lv1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7lv1d'><div id='7lv1d'><ins id='7lv1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7lv1d'><strong id='7lv1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光棍老鬼找媳婦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西西人体艺木_西西人体艺术图片_西西人体艺术网

              這件事呢,是老張我親身經歷的。大約是在我5歲那年發生的。記得那時候是夏天,農村的夏天是非常熱鬧的,那個年代是沒有空調的,即便傢裡有個電扇也都因為怕費電舍不得用。

              基本上傢傢戶戶吃過晚飯,都會跑到街上去納涼。剛好那個時候,村裡剛給裝上路燈,每個燈下都會有幾個老爺們在打撲克,下象棋。

              婦女們,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嘮傢常。小孩子們一般就是跟著爺爺奶奶瞭,依稀還記得我爺爺奶奶總是拿著蒲扇給我轟著蚊子,發現哪裡被蚊子盯瞭,趕緊拿出花露水給抹一點。總之每晚回傢睡覺,身上全是花露水味。

              我傢前院的老太太,按著輩分得叫她表奶奶,人稱王老太太。人有點胖,但是對我們這些小娃娃非常疼愛,時不時的會從傢中拿出李子、杏兒給我們這些小娃娃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晚我依偎在奶奶的懷裡,拿著大蒲扇假裝轟蚊子玩,實際上是把點燃的草繩煙扇向人群。聽著奶奶他們討論著村裡前幾天剛過世的李老四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李老四無兒無女,一輩子光棍,去世後還是鄉親們給他辦的後事。活著的時候與王老太太一傢有一些交情,逢年過節都在王老太太傢裡過。

              正在扇草繩的我,恍惚間看見王老太太傢門口有個人影閃瞭出來,也沒太在意。緊接著一股無名陰風起,吹的我汗毛炸起。旋風卷著草繩的青煙直沖王老太太撞去。

              下一秒,王老太太嗝嘍一聲,就要從小板凳上摔倒。他丈夫手疾眼快,趕忙一把摟住,趕忙喊:“玉芬,你怎麼瞭?”一邊喊著一邊掐人中。這邊幾個大爺大娘也趕緊圍瞭過來。遠處打牌的男人們,也聞聲看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我由於離得王老太太比較近,仿佛能看到有個黑色的影子緊緊的貼在王老太太的身上,她一陣陣的抽搐著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他抽搐,王老太太身子也有輕微的抖動。嗷的一聲,王老太太猛地掙脫開他男人站瞭起來。這一嗓子可把大傢夥嚇著瞭,老張我當時感覺褲子都是濕的,一股暖流順著大腿流到瞭拖鞋裡。

              旁邊的幾個小媳婦也嚇得不輕,一個個的花容失色。上瞭年級的老人,趕忙把孫子孫女拉到身後,一臉戒備的看著王老太太。

              他傢男人趕忙說道:“玉芬,你瞎喊什麼,看給大傢夥嚇得,這還有孩子呢”。隻見那王老太太橫掃瞭一眼他男人道:“李大哥,我可不是老王嫂子,我是老四啊”。

              這話一說出來,大傢夥就炸廟瞭。剛才那幾個小媳婦尖叫著就往自傢男人那邊跑去。遠處打牌的男人,趕忙往這邊跑來。

              王老太說完,還做瞭一個呲牙笑的動作。就這一個動作讓在場的人冷汗都下來瞭。隻因為這個動作,李老四活著的時候經常做。隻要他一笑,必然是呲牙的。

              幾個男人跑過來,一臉戒備的看著王老太太,王老太太的兒子問道:“媽,你怎麼瞭”?邊說邊伸手就要去拉王老太太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隻見王老太太根本沒給他這個機會,一個轉身還沒看清動作,就把這小子給撂地上瞭。張嘴說道:“生子,你別怪四叔,叔叔替你媽出口氣,你小子別娶瞭媳婦就忘瞭娘,王嫂子沒少背地裡抹眼淚”。說完還朝著生子屁股踢瞭一腳。

              “鄉親們,你們別怕,我借王嫂子的身子跟大傢道個謝,謝謝你們給老四我辦後事,讓我能入土為安,今個是頭七,我特意回來感謝大傢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也沒別的要求,隻希望鄉親們能在給我糊個小媳婦燒瞭,我老四一輩子沒媳婦,下去瞭怎麼也得娶一個是不是”?

              “那個,你們幾個後生也別害怕,四叔還有一事得求你們,四叔好打牌,今個好不容易回來,你們幾個在陪著我玩會,誰要不玩,四叔我可生氣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聽他這麼一說,大部分人都松瞭一口氣,知道這死鬼張老四是來要媳婦的,回頭燒給他,別說一個瞭,十個也行啊。

              唯獨那幾個後生,冷汗都下來瞭,陪鬼打牌,這不是玩命麼?不玩不更是玩命麼。顫顫巍巍的都看著這裡邊輩分最大的三爺爺。

              三爺爺皺著眉看瞭看王老太太說道:“小四啊,你活著時候就不得人,死瞭還得拉著我不得人。你們幾個後生就辛苦辛苦,跟他玩,三爺爺我陪著你們”。

              有瞭這話,這幾個後生才稍微的安心一點。一場詭異的人鬼打升級就這樣開始瞭,具體的打牌過程我就不知道瞭,第二天聽大人們說,那幾個後生被氣壞瞭。明明自己抓瞭一手好牌,打著打著莫名其妙的就變得不能再爛,一晚上就沒贏過一局。

              幾人一鬼一直玩到雞鳴,王老太太說道:“不打瞭,我該走瞭”。說完王老太太身子一歪倒在瞭被褥上,院外的大門咣當一聲,仿佛被人從外面關上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幾個人趕忙把王老太太扶瞭起來,仔細查看後,王老太太隻是昏睡過去瞭。幾個後生也趕忙告辭,回傢緩神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據說後來李大哥真的給李老四燒瞭十個小媳婦,李老四還給李大哥拖瞭一個夢,夢裡埋怨道:怎麼送來這麼多媳婦,可把他累夠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