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rc13u'></fieldset>
  • <ins id='rc13u'></ins>

      <i id='rc13u'><div id='rc13u'><ins id='rc13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rc13u'><strong id='rc13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rc13u'></i>
    1. <tr id='rc13u'><strong id='rc13u'></strong><small id='rc13u'></small><button id='rc13u'></button><li id='rc13u'><noscript id='rc13u'><big id='rc13u'></big><dt id='rc13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c13u'><table id='rc13u'><blockquote id='rc13u'><tbody id='rc13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c13u'></u><kbd id='rc13u'><kbd id='rc13u'></kbd></kbd>
    2. <dl id='rc13u'></dl>
      <acronym id='rc13u'><em id='rc13u'></em><td id='rc13u'><div id='rc13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c13u'><big id='rc13u'><big id='rc13u'></big><legend id='rc13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rc13u'></span>
          1. 死瞭都要愛之母愛篇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西西人体艺木_西西人体艺术图片_西西人体艺术网

              小青是我的同村兼女友,大學本科,在那個大學生還不是遍地的農村,傢裡出一個女大學生是一件光耀門楣的事情,小青的父母也為此感到驕傲和自豪。但是隨著時間的增長,小青的質樸也被消磨殆盡,逐漸和其他的女孩子一樣喜歡上瞭攀比,衣服要買名牌貨,吃飯要吃西餐,包包要買代購的,每每看到她眼中的炫耀我的心都會狠狠地抽一下。因為小青的傢境並不富裕,甚至說有些清貧,她的父母是老來得女,對她尤為寵愛,把最好的東西都省下來給她,而他們自己每天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,穿的是破舊的衣服和漏腳趾的鞋子,吃的是玉米粥和咸菜,一年都舍不得包頓餃子吃,就是這樣的傢庭,上大學後小青依然忍心將自己的父母於不顧,享樂和攀比。雖然我曾經試圖勸過她,但是隻能被她當做笑話一樣完全不當回事,漸漸地我們見面的次數也越來越少,感情也越來越淡,或許她現在根本不屑於我這個男朋友瞭吧!也好,畢竟我們還是有感情的,既然我給不瞭她想要的,那我就放手並祝福她可以找到更好的吧!

              那段日子裡,分手的念頭一直在我的腦子裡徘徊著,我不想耽誤她。一個周五的晚上,天下起瞭大雨,一個人走在雨裡,心也如這天空般陰翳,難受的想要窒息。忽然看見一位婦女拉著腿一瘸一拐的向我這邊走來,我心想腿腳不利索瞭幹嘛這麼大的雨還要出來,仔細瞅才發現是小青的母親。我急忙跑過去,“阿姨,下這麼大雨您怎麼來瞭啊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是特意來找你的,周揚。”她的回答讓我有些意外,“其實,我知道我們傢小青脾氣不好,愛使小性子,你們倆在一起這麼久一直都是你包容她,也著實委屈你瞭,阿姨求你件事,答應阿姨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“阿姨,咱們先找個避雨的地方坐下來慢慢說,小青知道您過來嗎?要不我打個電話給她?”說著我要去扶她,接觸到她手的那一刻,一股寒意直灌體內,我的手不禁抖瞭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她覺察我的異樣,不好意思的解釋道:“今天雨太大瞭,阿姨在雨中淋得太久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扶著她來到一處亭子裡,借著星星點點的光線覺得她得輪廓有些模糊,但隻是覺得是天黑的原因,並未多想,阿姨繼續說道:“周揚,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,你和小青自小一起長大,相處瞭這麼多年不會經不起考驗的對不對?小青現在隻是看錯瞭方向,阿姨想要教育她是沒機會瞭你答應阿姨,好好地引導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有些詫異地望著她,剛想問“為什麼您沒機會教育她瞭”的時候,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瞭起來,一看手機屏幕是小青,於是接瞭起來,“喂?”

              “周揚,”小青帶著哭腔,哽咽地說不出話來,“我媽,我媽她……嗚嗚嗚嗚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我不明所以地望向阿姨,她的身影正在慢慢變淡,“周揚,你一定要好好地引導小青,阿姨拜托你瞭。”話音落地,她也消失在瞭我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“喂,喂,小青,你說話啊!”我對著手機大喊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媽她死瞭,被車撞斷瞭一條腿,嗚嗚嗚……”小青泣不成聲。

              我掛斷電話,梳理剛才的一切,難怪剛才看到阿姨的腿是瘸著的,原來她的腿是被車撞斷的,難怪她看起來有些模糊,原來她是魂魄。人已離世,卻依然掛念著最愛的女兒,怕她誤入歧途,魂魄靠信念支撐,才找到我,將女兒托付於我,雖說我見到的是小青母親的鬼魂,卻沒有半分懼怕,相反,覺得母愛很偉大。多麼大的執念才能做到如此我不禁肅然起敬,對著小青母親消失的地方深深地鞠瞭一躬!

              事情過去瞭好幾年,小青也在我的勸導下慢慢的變回瞭原來那個質樸的好女孩,現在已然成為我的妻。她有時會問我“當時她那麼壞,傢庭負擔那麼重,我為什麼還不嫌棄她,我會不會永遠愛她?”

              我會攬過她的肩膀,告訴她,這是愛的力量,向那首歌唱的“死瞭都要愛”,但卻從未對她提起她母親鬼魂來找我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