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gsdke'></ins>

<dl id='gsdke'></dl>
    <i id='gsdke'></i>
    1. <fieldset id='gsdke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gsdke'><strong id='gsdk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gsdke'><div id='gsdke'><ins id='gsdke'></ins></div></i>
    2. <tr id='gsdke'><strong id='gsdke'></strong><small id='gsdke'></small><button id='gsdke'></button><li id='gsdke'><noscript id='gsdke'><big id='gsdke'></big><dt id='gsdk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sdke'><table id='gsdke'><blockquote id='gsdke'><tbody id='gsdk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sdke'></u><kbd id='gsdke'><kbd id='gsdke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acronym id='gsdke'><em id='gsdke'></em><td id='gsdke'><div id='gsdk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sdke'><big id='gsdke'><big id='gsdke'></big><legend id='gsdk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span id='gsdke'></span>

          美麗的乳房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8
          • 来源:西西人体艺木_西西人体艺术图片_西西人体艺术网

          橘子忽然從睡夢中驚醒,房間裡有人正在走動,聲音輕微而清晰。

          此時已是午夜,四下裡寂靜非常,那清晰的足音分明是向床邊走來,橘子心裡說不出的害怕,急忙用手推瞭一下睡在身邊的阿成:“喂,阿成。”因為恐懼她的聲音帶著明顯的顫抖:“阿成,誰在屋子裡?

          阿成在睡夢中唔唔瞭兩聲,翻瞭個身,繼續沉睡,那足音似乎遲緩瞭一下,又向床前邁瞭一步。橘子再也忍受不住瞭,大聲的喊叫瞭一聲:“是誰!”順手打開瞭壁燈。

          慘白的燈光下,房間中的傢具陳設霎時間從黑暗中鉆瞭出來。雪白的床單,飾著鏤花的沙發坐墊,素雅的窗簾,墻壁上貼著十幾個鮮紅的雙喜字,這些東西是全新的,就象此時床上秀美的橘子一樣新,她正在甜美的蜜月期間,從少女到少婦,此時的橘子宛如最美麗的人間景致。

          除瞭這些熟悉的傢私之外,房間裡隻有她和她最親密的愛人,剛才那清晰的足音,仿佛不過她的幻覺。

          撫摸著砰砰狂跳不止的心臟,橘子搖瞭搖頭,看瞭看睡態正酣的阿成。這是一個外表帥氣的男人,眉目清秀,身材高大,他疼愛她就象愛惜世界上最美麗最易碎的藝術品一樣,那般小心輕柔的呵護與愛憐,當他進入她的身體的時候她感動的哭瞭起來,他的憐愛是那樣的輕柔,與他雄健的體魄完全不相稱,當他陷入激情的時候,仍然不忘顧及她的感受,吻在她頰上的火熱嘴唇醇酒一樣的讓橘子迷醉,如果這世間的情愛是一杯酒,她願意讓這個男人啜飲一生一世。

          伸出一隻手,橘子撫摸著丈夫的肩膀,這寬大的肩膀,將成為她畢生的依靠。對於女人來說,再也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瞭。

          昨夜阿成的激情與狂暴讓橘子體驗到瞭女人的生命價值,她真的不願意喚醒他,但是現在,她卻一定要這樣做不可,她害怕。

          “阿成,阿成,”她用力的推著丈夫,阿成終於被她推醒瞭,橘子急忙告訴他:“阿成,你把門鎖好瞭沒有?有人進來瞭,我聽見有人走路的聲音。”阿成皺瞭皺眉頭:“你又來瞭,寶貝,躺下來讓我抱住你,房間裡沒有人,除瞭我們兩個,沒有人。”

          “不,真的有人。”橘子堅持道:“剛才她已經走到瞭床邊,我聽得清清楚楚,她是個女人,有個女人鉆進瞭咱們傢裡來瞭,現在她肯定躲進瞭廚房或是浴室裡,我好怕,你快去看一下。”

          阿成憤怒的坐瞭起來:“你到底有沒有完?橘子,這一晚上你已經叫醒我三次瞭,房間裡我們都檢查過瞭幾遍,沒有人就是沒有……來。”他忽然把橘子抱在懷裡,撫摸著妻子身體上最敏感的柔軟部位:“親愛的,這是我們的傢,沒有人能夠進來打擾我們的,你是安全的,來,讓我們……”

          丈夫的手似乎有著一種魔力,當他經過橘子的身體的時候,橘子全身頓時癱軟無力,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。正是迷戀於這雙手的神奇魔力,橘子才會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給瞭這個抱著她的男人。她比丈夫更戀棧新婚蜜月的這依偎時刻,但是她卻用力推開丈夫,從他的愛撫之中掙脫出來。

          “有人進來瞭,”她說,臉色因為驚懼而變得慘白:“阿成,真的有人,求求你過去看一看好嗎?”

          “好吧。”阿成無奈之下,隻好嘟囔著下地穿上拖鞋,隻穿睡衣走過去打開瞭臥室的門,橘子忽然驚叫瞭一聲,她不敢一個人留在臥室裡,跳下床追上阿成跟在他的後面。

          阿成不高興的看瞭她一眼,順手打開瞭客廳的房燈,客廳裡的地毯上很是隨便的扔著一隻拖鞋,傢裡那隻乖巧的貓咪正伏臥在沙發上酣睡,聽到動靜,喵嗚一聲跳起來,鉆進瞭沙發底下。

          “又是你這隻該死的貓!”阿成憤怒的罵著,抓起地面的那隻拖鞋,掀起沙發要打貓咪,橘子急忙攔住瞭他:“阿成,不是貓,剛才我聽到的聲音不是貓咪,是一個女人,真的。”

          阿成悻悻的丟下拖鞋,走過去把洗浴間和廚房的燈光全部打開,然後坐到沙發,用不高興的眼神看著妻子,意思是說:你現在都已經看到瞭吧?傢裡隻有你和我,哪裡有什麼女人?

          但是橘子仍然不放心,又苦苦哀求著丈夫把傢裡所有的櫥櫃的門全都打開,所有可能躲藏進人的地方也全都看瞭一遍,卻沒有找到一星半點人的痕跡,這是他們今天晚上第三次四下尋找瞭,在此之前的幾個夜晚,橘子也都是象現在這樣不停的將丈夫從睡覺中喚醒,說是房間裡有女人走路的聲音,哀求丈夫四下裡看一看。

          折騰瞭半晌,阿成明顯的生瞭氣,上床之後不再理會她,呼呼的大睡瞭起來,橘子卻長時間的睡不著,她側著耳朵傾聽著,聽到貓咪正在客廳裡用爪子抓搔著門,可憐的貓咪還不熟悉新傢的環境,它總是這樣慌亂的想逃出去。

          座鐘的指針在滴滴嗒嗒的響著,那枯燥的節奏越來越急,橘子不安的等待著,哪個看不到的女人,她什麼時候還會再出來?就在這驚恐的等待之中,她不知不覺的進入瞭夢鄉。

          腳步聲終於響瞭起來,這聲音越來越清晰,雖然橘子人在夢中,卻依然感受到瞭這越走越近的足音。

          腳步聲慢慢的走到瞭床邊,片刻的靜寂之後,床鋪響起瞭輕微的沉陷聲,好象黑暗中的女人正坐在瞭床上,一聲幽幽的嘆息響過之後,女人已經把雙腿放在瞭床上,躺在瞭橘子和阿成之間。

          橘子突然睜開瞭眼,伸手向旁邊猛的一抓,霎時間她全身的肌肉冰冷僵硬瞭,過度的驚懼使她連一聲驚呼都無法發出。隻有她的手,她那曲張開來再也無法合攏的五指,卻仍然死死的抓住身邊那人的身體不放。

          她的手抓住瞭一隻乳房,一隻豐潔高聳,細膩柔軟,富有彈性的乳房。

          僅憑觸摸,橘子就可以斷定,這是一隻非常美麗的乳房,美麗到瞭近乎完美的程度。隻不過,她從來沒有在丈夫的身體上摸到過這樣一隻美麗的乳房,阿成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長出一隻女人的乳房來。而且她知道,就算這個男人再帥再酷再優秀,也無法做到這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