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1uvy9'><em id='1uvy9'></em><td id='1uvy9'><div id='1uvy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uvy9'><big id='1uvy9'><big id='1uvy9'></big><legend id='1uvy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<fieldset id='1uvy9'></fieldset>

    1. <ins id='1uvy9'></ins><i id='1uvy9'><div id='1uvy9'><ins id='1uvy9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dl id='1uvy9'></dl>

      2. <span id='1uvy9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1uvy9'></i>

          1. <tr id='1uvy9'><strong id='1uvy9'></strong><small id='1uvy9'></small><button id='1uvy9'></button><li id='1uvy9'><noscript id='1uvy9'><big id='1uvy9'></big><dt id='1uvy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uvy9'><table id='1uvy9'><blockquote id='1uvy9'><tbody id='1uvy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uvy9'></u><kbd id='1uvy9'><kbd id='1uvy9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1uvy9'><strong id='1uvy9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五子連珠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西西人体艺木_西西人体艺术图片_西西人体艺术网

            朱曉東得知父親去世的消息非常突然。當時他正在跟客戶進餐,談性正濃時,沒來由的眼皮子一頓狂跳,隨後手機響瞭。

            曉東,趕緊回老傢來一趟,咱爸走瞭。聲音很低沉,是大哥的。朱曉東大哥叫朱鐵,在老傢的鎮子上開瞭一傢磚廠,生意不錯,照顧老父老母的責任就一直落在他肩上。

            朱曉東咽瞭下口水,腦海裡浮現出一個老態龍鐘的老頭子,一身黑色棉襖,拄著拐棍站在村頭。這是他離傢前看的最後一眼父親,現在算起來也有個三年瞭。

            他嘆口氣,掛瞭電話。盡力壓住躁動的情緒,強顏歡笑和客戶對付完這頓飯。回去後馬不停蹄買瞭最早一班回老傢的火車票。

            坐在車上,他思緒萬千,各種念頭堵在心口鬱結不散,如陰霾的天空中團團黑雲。今年他就一直不順,談生意不成,女朋友黃瞭,多年積蓄炒的股票一直套牢,就連抽煙都有股黴味。他咳嗽兩聲,嘆口氣,真是流年不利。

            坐瞭一天火車,身子都顛散架瞭,下車時又趕上蒙蒙細雨,好不容易折騰到傢,全身都濕透瞭。父母一直都住在大哥傢,以前是山溝裡的農村,這兩年開通瞭公路,村子依靠的大山是個大煤場,煤窯磚廠如雨後春筍,老百姓這日子才好過點。

            朱曉東不喜歡這個地方,骯臟、愚昧、陰晦,如同一鍋熬瞭許久的中藥渣子。傢門口灑滿瞭紙錢,就連大樹的枝杈上都掛著好多。不知是不是心理感覺,還沒進門就撲鼻一股黴味,院子裡陰森森得透著刺骨寒氣。

            鐵門一開,二嫂慧珠端著一盆臟水走出來,看到他反應半天,這才笑道:是小弟啊。

            多少年沒見瞭,加上朱曉東這兩年一直走背字,不修邊幅,還蓄上瞭滿嘴胡子,確實和剛離開傢時的青澀不一樣瞭。

            朱曉東一看見二嫂胳膊上掛的孝,再也控制不住,眼淚出來瞭:走瞭…”

            二嫂把水潑瞭,咬著下唇勉強點點頭:前天夜裡走的,天剛擦黑,閻王爺就來收人瞭。爸這病挺重的,一直咬著牙不咽氣,就想等你。

            朱曉東這才感到一股火從心底直竄出來,他幾步穿過院子跑進大堂,合著當地的規矩,要停棺三天才能火化下葬。靈堂裡一具敞口棺材,老頭收拾得立立整整,穿著一身黑色葬服,胡子刮得溜幹溜凈。嘴含銅錢,緊閉雙眼。

            老朱傢哥幾個掛著重孝正跪在地上燒紙。

            老大朱鐵看瞭一眼朱曉東:曉東,你先去裡屋換身幹凈衣服,看看咱媽,然後回來守靈吧。

            朱曉東跟著嫂子來到裡屋,收拾利索,去看老太太。老太太獨居內室,盤腿坐在炕沿上,手裡抱著紅匣子,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二嫂慧珠說:媽,小弟回來瞭。

            老太太睜開眼:知道瞭,你身體不好,別跟著他們哥幾個靠,心盡到就行瞭,趕緊去休息吧。

            慧珠笑著:我沒事,身經百戰…”話還沒說完,一陣撕心裂肺地咳嗽。

            朱曉東不禁惻然,說不出什麼感覺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,心口窩堵得慌。

            慧珠走時暗暗掐瞭一下朱曉東,低聲說:老爺子走瞭之後,咱媽表現很反常,經常說一些鬼話,而且手裡總抱著那紅匣子,我們都怕出什麼事。你一會兒說話註意點。

            朱曉東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老太太拍拍炕沿:曉東,你過來坐媽跟前。跟媽說說你這兩年過的怎麼樣?

            朱曉東苦笑一聲,把這兩年的苦水倒瞭倒,末瞭說:兒無能,沒混出個人樣。現在連爹最後一面也沒見著。

            老太太說:趕不上你爸的葬禮,能趕上其他人也行瞭。

            朱曉東心裡咯噔一下,這老太太果然開始說鬼話瞭:媽,你說什麼呢?

             “你大伯三個月前死瞭,你知道不?

            朱曉東搖搖頭,這個大伯印象太模糊瞭,很久沒有走動過,隻有兒時的依稀身影。

            老太太緊緊盯著他,雙眼銳芒如魈,盯得朱曉東一陣發毛。

             “咱們傢還得再死三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