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 id='2v6e3'><strong id='2v6e3'></strong><small id='2v6e3'></small><button id='2v6e3'></button><li id='2v6e3'><noscript id='2v6e3'><big id='2v6e3'></big><dt id='2v6e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v6e3'><table id='2v6e3'><blockquote id='2v6e3'><tbody id='2v6e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v6e3'></u><kbd id='2v6e3'><kbd id='2v6e3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2v6e3'><div id='2v6e3'><ins id='2v6e3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2v6e3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2v6e3'><strong id='2v6e3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dl id='2v6e3'></dl>

    2. <span id='2v6e3'></span>

      <i id='2v6e3'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2v6e3'><em id='2v6e3'></em><td id='2v6e3'><div id='2v6e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v6e3'><big id='2v6e3'><big id='2v6e3'></big><legend id='2v6e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ins id='2v6e3'></ins>

          懸疑故事之恨無止境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• 来源:西西人体艺木_西西人体艺术图片_西西人体艺术网

            一

            我被人跟蹤瞭。從我進酒吧開始,我就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。當時,我還以為是錯覺,直到後來進洗手間的時候,隨行的女伴也說有一個男人好像一直盯著我在看,我才知道不是錯覺。

            散場的時候,我迅速走出酒吧,躲在一個角落裡往回看,果見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跟瞭出來,站在大街邊四處張望。我於是走出來把他攔住:“先生,你有什麼事情嗎?”

            那個男人有些尷尬,猶豫瞭一會兒,說:“這樣不好,女孩子要少抽煙少喝酒少泡夜店。”

            我驚訝地瞪著他,好久才蹦出瞭一句:“神經病啊你!”

            不是嗎?一個陌生人莫名其妙地跟蹤我,然後對我進行教育,不僅神經病,而且思想齷齪!夜店怎麼瞭?我來這裡僅是正正經經地工作—一我是做兼職公關的,因為我會喝酒、會抽煙、會說話、會察言觀色、有商務英語高級的證書,還懂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,所以我從最開始的翻譯做成瞭現在的兼職公關,但是和情色無關。

            老男人顯然有些掛不住瞭,臉在路燈下也忽然紅得很出彩。我冷哼一聲,伸手攔瞭一輛的士走瞭。回傢後我洗瞭個澡,躺在床上,數著剛剛拿到手的工資,還不錯,夠我旅遊一陣子瞭。自從和倪銘華分手之後,我就迷上瞭旅遊,四處走動的感覺讓我很舒服。

            這次我選擇的是古城平遙,說走就走,次日清晨我就已經在去往平遙的火車上瞭。隻是怎麼也沒想到,那個男人又出現瞭,他在我的對鋪坐下,然後沖我微微一笑。

            我頭皮炸瞭一下,這人到底想幹什麼?他是誰?我沒敢再看他,一直側著臉看窗外。就這樣,我看風景,他看我,一路我們沒有交談。

            火車到達終點站太原,等我轉車到達平遙古城的時,那個男人已經不見瞭。我松瞭口氣,有些疲憊地走進北門附近的一傢旅館住下。

            第一天,平遙下瞭大雨,我沒法出去,隻能呆在房間裡看電視或者發呆。我心底對這鬼天氣升起瞭無盡的怨恨,因為雨水總是會讓我想起那件該死的往事。沒錯,那件事的確很該死,因為它幾乎毀瞭我所有的幸福。

            二

            兩年前,我真的是個幸福的小女人,因為我終於和心愛的男人訂婚瞭。我的未婚夫是我的高中同學,我和他從高中開始交往,同學七年,然後一起畢業,準備婚嫁。那時我們在武漢買好瞭房子,我的公公還專門從傢鄉跑到武漢來幫我們負責新房裝修,一切都是那麼美好。

            但是所有的幻境在一瞬間就破滅瞭,因為我未來的公公被人用硫酸潑臉,這還不是最嚴重的,最嚴重的是潑他硫酸的那個人竟然是我叔叔,因為我公公勾引瞭我嬸嬸,被我叔叔抓瞭個現形。

            這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,因為我很小的時候父親就過世瞭,母親改嫁後,我因為不肯跟後爸爸的姓,所以後爸爸就不養我,我基本是我叔叔一手帶大的,不料我的叔叔卻因為故意傷害罪而坐瞭牢。

            那段時間,男友總是看護著無菌病房中的公公,很少說話,我看到他一天比一天瘦,一天比一天憔悴,心中就發痛。其實我很想告訴他,他不用那麼難過,因為結局我已經知道瞭,等公公出院的時候,我就會和他正式攤牌,分手是肯定的,所以他用不著因為顧及我的感受而左右為難。繼續留下,我也不會開心,要我整天背負沉重的十字架去生活,我做不到。

            公公出院時,我把公公和婆婆送上車,揮瞭揮手,然後轉身離去。婆婆忽然喊住我,“歡歡,這個事情不是你的錯,也不是你叔叔的錯,是你公公自作自受,如果可以的話,我希望你還能繼續做我們傢媳婦。”

            不知道為什麼,我突然想起瞭媽媽,眼淚就那麼撲簌簌地流出來。婆婆一邊幫我擦眼淚,一邊哭著勸我。站在一旁的男友也開始落淚,他試圖抓起我的手,我卻掙脫出來。

            “對不起,”我強忍著心痛說,“我不想一輩子都生活在贖罪之中。”

            就這樣,我離開瞭我的前男友,但是繼續呆在武漢,因為我叔叔還在武漢服刑,我想離他近一點,我要照顧他。即使全世界都說他不對,他卻是我最親的人,我一定要和他站在一條線上。等他出來瞭,我的人生再作安排……